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满堂彩 > 航空水雷 >

美国测试新型远程制导水雷海岸封锁新利器

发布时间:2019-06-26 01:14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原标题:美国海空军联合测试新型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 海军识别网9月23日消息,近日在关岛和北马里

  海军识别网9月23日消息,近日在关岛和北马里亚纳群岛举行的“勇敢之盾2018”(Valiant Shield 2018)美军联合演习中,美国空军第96远征轰炸机中队的一架B-52轰炸机和美国海军第5海上巡逻中队的一架P-8A海上巡逻机联合进行了新型“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”(Skipjack JDAM-ER)的实验。

  “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”实际上就是在美国传统的MK62/63系列“快速打击水雷”(Quickstrike)上安装了增程型“杰达姆”联合制导攻击炸弹(JDM-ER)的飞行与制导套件而成的精确制导滑翔水雷。有的同学可能就要问,在茫茫大海上布放水雷,沉水里让它自己碰运气就行了呗,精确个什么导?那就让我们先来听听美国空军第96远征轰炸机中队指挥官克雷格·昆内特(Craig Quinnett)的说法:

  “在过去的航空布雷作业中,传统的MK62/63系列快速打击水雷在投放后,为了避免水雷以过大的重力加速度砸向水面导致损坏,需要载具以非常低的速度和高度投放,最终也还是需要水雷在落水前打开降落伞减速。这无疑不利于布雷效率和载具生存性,而且,水雷布放的范围也仅仅集中在载具所飞行的这一条“线”上,如果要进行“面”布雷,需要载具往返飞行数次才能完成”。

  MK62/63系列快速打击水雷是美国海军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研发的水雷“套件”,为什么说它是“套件”而不直接是个水雷呢?是因为实际上,它的本体其实是个航空炸弹,也就是大名鼎鼎的“低阻力通用炸弹”MK80系列。快速打击水雷就是在航空炸弹的基础上,通过加装水下“目标探测设备”(TDD),也就是磁感器和水压感器使之成为水雷,再加装航空尾翼和降落伞使之成为航空水雷。这样的航空水雷虽然量大易得,简单可靠,但也的确具有克雷格所说的缺点。

  既然MK62/63系列快速打击水雷本身就是个航空炸弹,那么美国很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利用“杰达姆”这个炸弹中的“豪杰”来克服这个问题。在具体的改装中,甚至只需要将原“杰达姆”炸弹的头扭下来,再扭上整合了“目标探测设备”(TDD)这种水雷引信的新触发头,“杰达姆”便立刻摇身一变,从制导炸弹变成了制导水雷!

  而且,由于本身MK80系列通用炸弹和“杰达姆”就具备很好的适装性,而且还有500磅、1000磅和2000磅多种炸弹规格可供选择,赋予了新航空水雷极大的使用灵活性和多样化的载具选择,上到B-1B下到“大黄蜂”和“肥电”都可以搭载。当然,最有效率的还是B-1B和B-52这种大型轰炸机布雷。

  B-52翼下的新水雷,左侧是使用MK77新型TDD的新水雷,右侧是使用传统MK55TDD的新水雷

  从2014年开始,美军就对一系列的“快速打击增程精确制导水雷”进行了密集测试,大量分析数据和性能结果。本次试验的是最大规格的2000磅(907千克)级的,通过和海军P-8A海上巡逻机的配合,现由P-8A进行布雷区域的水文扫描和空情海情侦察,规划好最佳布雷航线和GPS定位点,再由B-52轰炸机搭载新水雷快进快出,水雷们各自直奔GPS定位点,极大的提高的布雷效率。

  新水雷也基本延续了“杰达姆”的空气动力学,在11000米的高空投放时,最大的航程达40海里(74公里),也因此,载具在高空投放即可,“射后不理”,再也不需要进行低空迫近水面的危险操作。其实,这也是美国在不断的失败中摸索出来的一条道路,1991年1月18日,沙漠风暴行动中从“游骑兵”号航空母舰(USS Ranger,CV-61)起飞的一架A-6E“入侵者”攻击机在伊拉克Khawr Abd Allah河口进行低空布雷时,被隐藏的伊拉克防空导弹击落,机组人员全部遇难。也就是从这时起,美国下令停止了一切战斗航空布雷任务,也催生了这种新水雷的诞生。

  “快速打击精确制导水雷”的诞生,不仅仅如克雷格·昆内特所说的那样,74公里的航程一定程度上也赋予了新水雷“防区外”布设能力,可以让水雷自身深入敌方防空导弹的射程进行布雷;而且在一些狭窄的水道例如马六甲海峡、霍尔木兹海峡,可以通过精确的水雷布设点规划,留出一条只有己方知道的航路;亦或是通过合理规划水雷阵型的走向,以最少的数量获得最大的水雷覆盖能力。

  这一点在美国空军上校迈克尔·皮鲁查在接受《空天力量杂志》网站专访时也曾表示,中国海军在海南岛上的潜艇船坞只有为数不多的入口航道,容易遭受对方从防区外实施的围困;对越南河内港的布雷行动遭到强烈的抵抗。飞机按指定的间隔时间投放一连串水雷,而有些水雷实际上掉落在不起作用的地方。如果使用精确制导水雷,则可按精确定义的模式布放最适合具体水域的雷场;美国波士顿港的防空圈外围使用传统的航空布雷方法,虽然可行,但要消耗大量弹药; 而如果使用“快速打击精确制导水雷”封锁洛根机场和独立堡之间的两条航道,大约只需要在港口入口航道布设所需水雷数目的十分之一。

http://photosmoz.com/hangkongshuilei/37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